今天下午看老媽寫來的信,才想起來:對齁!中秋節到了.這是第幾年我沒回台灣過中秋了?我想,應該是很久了.....


記憶裡的中秋節,真的就是闔家團園的日子.爺爺奶奶還在世時,中秋節那晚,就是到大伯家報到,到了廚房,一定會有一整箱的柚子,還有當天到超市採買的肉,烤肉醬,麵包,花枝,甜不辣,當然還有到五金行買的鐵網,火苗,和烤肉架等等. 樓下的店面留兩個大人固守,其他的叔叔,嬸嬸,姑姑,就帶領我們這幾個小毛頭,到陽台上開始生火,準備烤肉.


台灣的夜空在中秋節那晚,很難看到真正高掛在天空中,皎潔明亮的月亮.中秋節對我們這些小孩來說,不是要賞月的,烤肉才是重點.我通常都是負責拷香腸的,拷好了第一個吃的一定不會是我,因為早就被在一旁虎視眈眈的弟弟妹妹們搶去了.有時候不小心烤焦了香腸,賣相不好的就是我的腹中物,那時候才沒有什麼[吃多了烤焦物容易致癌]的說法,反正就是吃就對了,誰管那們多阿!


吃完了烤肉,大人們就會開始剝柚子,我喜歡柚子淡淡卻又清香的味道,也喜歡把柚子皮當帽子戴,然後互虧弟妹們:[你長的好像豬哥亮喔],有時候我們還會模仿起當時有名的廣告:斯斯有兩種,感冒用斯斯感冒膠囊.....(後面的我記不起來了),然後捧腹哈哈大笑.有時奶奶會準備鞭炮讓我們玩,當時最常玩的,應該就是沖天砲了吧?我們膽子一年比一年大,剛開始把鞭炮放在瓶子裡,只留導火線點火,然後在清場,以便可以在最短的時間,躲到安全的角落,後來覺得這樣玩的很膩,乾脆用手拿著沖天砲,另一手點火,然後看著沖天泡在手裡飛上天.當然,這些都是要在大人們不注意時才可以這樣玩,否則誰都知道,下場會吃不完兜著走.


解決完爺爺奶奶家這一攤,如果時間允許,老爸老媽會再戴我們回外公外婆家.有時回到外公家,剛好可以吃他們拷剩的香腸,火腿,又或者他們已經整理乾淨,準備玩砲的時候.表舅有一年買了一大堆各式各樣不同的鞭炮回來,有蛇砲,沖天砲,仙女棒,還有國慶時那種一合一盒裝的大彩砲,像什麼仙女開花啦,火樹銀花啦等等,每次放玩砲,天空都是煙灰的味道,仙女棒永遠是最後收場的主角,因為這個是最不刺激,最無聊的東西,無聊到只可以用仙女棒寫東西讓大家玩猜猜樂.大人們很喜歡坐在椅子上乘涼,鄉下的天空比城市裡乾淨很多,我總覺得外公家的月亮比較圓,比較大.


爺爺過世後,中秋節晚上大家還是會回到大伯家聚餐,只是氣氛不一樣了.我們也都長大,加入大人的談話裡,看著比我們小6歲以上的弟妹們,開心的在旁邊烤肉,玩鞭炮,拿著柚子皮當帽子戴,我們這幾個大小孩,在他們身上看到小時候的我們,那種天真無邪的稚心.再過幾年,奶奶也走了,中秋節那晚,突然間不再一起回到大伯家烤肉聚餐,我們這幾個小孩,想聚在一起也不再容易,出國的出國,當兵的當兵,最小的堂妹堂弟跟我們也玩不到一塊,中秋節,突然不再與烤肉,柚子帽畫上等號,放鞭炮,更早已進入我的記憶庫裡,曾幾何時,中秋節晚上的嘻笑聲,不復存在了?


現在,我們12個堂兄弟姊妹們想聚在一起天南地北的聊天,更是難上加難,我已經錯過了好幾次中秋節,唯一一次有印象的,大慨是前幾年回台灣看爸媽,剛好趕上中秋節,會有印象,是因為那晚從台北往南開的所有客運,通通沒位子,我從機場出來後排了好久的隊,疑惑的想著:怎麼這次這麼難買票?聽到旁人聊天的內容,才恍然大悟那晚是中秋節,氣自己怎麼不先查一下農曆再訂票.好不容易讓我排到一輛野雞車,一個人拖著大行李,蹲在車子的走道上.顛簸了好幾個小時,才回到我熟悉的家.將近十個小時的飛行已經讓我疲憊不堪,野雞車上的尿騷味更是讓我頻頻作嘔.無奈,只有這班車可以帶我回家阿!


中秋節的月圓人團圓,還要幾年才可以再重現呢?


創作者介紹

女澳客的家庭聯絡簿

clairesh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