開始整個孕期的晚期,這個禮拜我的胸部似乎又開始漲大了,和懷孕前期一樣,整個胸部脹痛,乳頭也開始變得敏感.也許是時候開始要穿哺乳內衣了!

 

睡眠方面,一樣一個晚上要起來1~2次,對我這個「曾經」很好睡的人而言,斷斷續續的睡眠是很痛苦的一件事,大概也是因為我太好睡了,所以我的身體在懷孕初期,就開始訓練我必須習慣以後要起來餵奶的感覺吧!(苦笑中…).

 

便秘越來越嚴重,不管我吃甚麼,都沒辦法像懷孕初期時,每天如廁.也因為如此,現在一有便意感,我就得馬上去廁所.相反的,小便倒是很頻繁,寶寶現在變得比以前大,膀胱才半滿狀態,就壓迫到他的空間,他現在也會很不客氣的試著用手腳把空間撐大一點,這就影響到媽媽我了!所以就算便秘嚴重,但是廁所先生還是我現在最好的朋友!

 

從懷孕一開始,我就喜歡聽古典音樂,並不是因為刻意要聽,而是只有古典音樂可以讓我的身心感到平靜,如同寶寶一開始給我的感覺一樣.這個寶寶很特別,剛懷上他就讓我整個心靈感到前所未有過的平靜感.連同我一些有特殊體質的病人,在診間諮詢時都可以感到這個寶寶傳遞出來的祥和.懷孕前喜歡聽的rock music,現在聽只會讓我覺得很煩躁.前幾天開車時因為開窗噪音大,所以音量調大一點,沒想到寶寶聽到古典音樂時的反應很大,整個肚子動個不停,真的很好玩!

 

這個禮拜我公婆和從英國來的姑姑,到坎培拉待三天.我還是照常上班,只是把早上補眠的時間拿出來,陪他們到處走走.然後下班後再和大家會合一起吃飯.我很幸運有這麼棒的公婆,和他們在一起感覺就像和我自己的父母在一起,沒有壓力,婆婆還特別在前往雪梨前兩小時,陪我到寶寶的二手市場,買了pram給我.

 

說到二手市場,那真的是太棒了!所有你想的到的東西,那邊通通都有,只是我們當天九點準時到時,現場已經排滿了手推嬰兒車或是抱著寶寶的家長們,等到我們進場(9:10am),我想買/看上的cot, high chair, changing table早就被人買走了.我想那天坎培拉百分之90的爸媽和寶寶都聚集在會場,整場都是寶寶的哭鬧和嬉戲聲.那天我還買了兩個小的防脹氣奶瓶/奶嘴(一個一澳幣),還有冬天用的寶寶睡袋(五澳幣).現場還有很多寶寶的衣服和玩具,鞋子,書等等,但我想我還會接收很多好友和光頭姪子的衣服,這筆錢就先省起來了!

 

這兩個禮拜我們也開始去參加媽媽教室(禮拜二7~9pm),光頭這兩次都有到.第一次的內容是哺乳,上次則是待產過程(上),上次課程結束前,助產士播放了「水中生產」的經過讓大家先有個基本的生產概念,因為下次會播放自然生產和介紹胎盤,為了避免一些準爸爸精神上受到太大的刺激,先讓大家看水中生產暖身一下.雖然我計畫回台灣生產,對這些生產過程也見怪不怪,但是還是要讓光頭有點概念,光頭已經聲明他不想和醫生站在同一邊,只想在我肩膀旁鼓勵我,這我很ok,每個人對看到女人產道的反應不一樣,我也不想到時後他身心留下任何「後遺症」,在這裡參加媽媽教室,主要是讓我和光頭更瞭解整個過程,尤其是等我回到台灣以後,我可以比較兩邊的不同處,可以知道自己其實還有那些選項.對於這點,我會再另外寫一篇網誌.

 

再過十週,我就要和寶寶見面了!好想知道他到底長得像誰呢?

創作者介紹

女澳客的家庭聯絡簿

clairesh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