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人以食為天],[吃飯皇帝大],這兩句都是台灣長大的我們耳熟能詳的句子.和光頭交往不到一個月,我就發現[吃飯]這檔子事,我們倆的態度實在是很不一樣.

 

台灣長大的我,早就習慣早餐吃的像皇帝,午餐像平民,晚餐像貧民的模式.早餐對我來說尤其重要,在台灣有太多選擇,蛋餅,飯團,鮪魚三明治,肉鬆三明治,蔥油餅加蛋,饅頭,荷包蛋,碗糕,米糕,豆漿,米漿,奶茶,當然還有一般的牛奶等等,真的不用擔心會有吃膩的一天.小時後和爺爺奶奶同住的時候,住家對面就是賣碗糕,米糕的店,隔一條街就是專門賣飯團,豆漿油條店,我們跟老闆熟到可以自己動手拿碗糕,然後模仿老闆娘用一條扁平的木條子,嘩嘩切出兩個刀口,再往上一翻,一碗碗糕頓時缺一個口,剛剛好倒入醬油糕,在冬天微寒的早晨吃上一碗溫熱的碗糕,胃裡真是舒服.或者吃上個飯團,喝上一碗豆漿加蛋,整個身子都暖了起來.

 

午餐和晚餐更是不用說,現在回到台灣,不用煩惱著晚餐要煮什麼,而是煩惱晚餐要吃什麼,蝦仁飯,滷肉飯,臭豆腐,台灣漢堡(大腸包香腸),紅燒牛肉麵,肉圓,蚵仔煎,蚵仔麵線,臭臭鍋.....,我家基本上用餐時間很固定,早餐7點,午餐12點半左右,晚餐6點,偶爾大家出去吃大餐時,晚餐會延到快七點,但是大致上不會拖到九點多才吃晚餐,拜託,九點多已經可以到夜市繼續續攤了,只是自從搬到澳洲後,我已經戒掉吃消夜的習慣.或者說,我再也沒辦法保持清醒狀態到那麼晚了,在坎培拉生活太久,已經被環境訓練到早睡早起的生活模式了.

 

跟光頭在一起沒多久後,有一天光頭約我到他住的地方吃晚餐,他下廚,等差不多快好了以後,我再出發到他家就好.那晚下班回到家後,我趕緊把那天該做的工作完成,然後一邊上網,一邊等著光頭的來電.一直等到七點多,手機響都沒響過,我怕自己記錯時間和日子,乾脆打過去問光頭還要等多久,聽的出來他在電話的另一邊手忙腳亂的聲音,[快好了,快好了,不然你先過來好了,等你到我家,晚餐也應該好了],當時我已經餓到火氣上升,頭暈眼花的,10分鐘後我到達光頭家.他繼續忙著煮晚餐,我則到客廳看電視解悶.

 

就這樣過了一個多小時,我實在忍不住性子,到廚房一窺究竟,整個廚房一團糟,鍋碗瓢盆散落在那狹小的洗水槽,一看手錶,OMG,將近晚上九點,我餓到囫圇吞棗的把一整碟的食物扒光,等我的胃得到解放後,我沒好氣的跟光頭說,早知道你這麼晚才弄好,我應該先在我家吃點東西填肚子,省的餓到胃痛的要命.光頭那晚還很不諒解,他的心裡想著:[你這女人還真難伺候,老爺我下廚做飯給你吃,還招來一頓抱怨].

 

之後我們一起找到新的租屋地點,搬了出去.有一天換我心血來潮,告訴光頭我下廚做飯給他吃,等他下班後先打電話給我,我接到電話後才會開始準備晚餐,好讓他一回到家就有熱騰騰的飯菜等著他.當晚六點多接到電話後,不到40分鐘時間光頭到家,我也做好飯菜,承盤坐在餐桌上等他一起用餐.這一等又是一個多小時,老兄他回到家後慢慢的洗澡,更衣,刮鬍子,看了會電視,之所以挪動尊臀,是因為他女友已經開始變臉.在台灣我家習慣一起用餐,而且會等我老爸坐定後才動筷,從小我們就被教導著吃飯只在餐桌上吃,不可以自己端著碗盤到客廳一邊看電視,一邊用餐.所以當我和光頭在一起後,很自然的沿用這個習慣,那怕我肚子在餓,也一定會等他一起用餐.

 

而光頭勒,當時居然回我一句話:我又沒叫你等我一起吃飯,你幹麻把自己餓到向我發脾氣

 

從那時候開始,如果是我下廚,不等他回到家,我就先自己填飽肚子,如果我不想下廚,我們各自打理自己的晚餐,如果是光頭下廚,通常我一回到家,會先找東西填一下肚子,而且實驗證明,到現在為止,只要是光頭下廚,晚餐時間大部分都在晚上8點到9點之間.我一直搞不懂為什麼他的晚餐時間都這麼晚,因為當我們回到他爸媽家,晚餐差不多都在6點半左右,所以我實在是想不通他到底是從哪邊開始有這個習慣,慶幸的是,自從光頭到部隊以後,他的生活作息變的很規律,晚餐時間提前到7點多左右,可是,我必須得說,他不是一個適合一起減肥的伴侶!

 

為什麼呢?因為通常他的晚餐一定要很豐盛,他不是可以用泡麵或漢堡打發掉的人.而我是可以直接喝麥片當晚餐的人!光頭不愛吃早餐,也不重視午餐,所以特別重視晚餐的量.如果是中式晚餐,他一個人大概可以幹掉半杯米的飯量,而且晚餐一定要有肉,光給他蔬菜還不行,我常說他是徹底的肉食主義者,沒有肉他根本活不下去.偶爾實在太忙沒時間準備晚餐,我可以用一杯泡麵加蛋打發晚餐,同樣的東西給光頭,他會直接說:[this is not for dinner],我們常常為了晚餐的時間和菜色意見不合,我是晚餐吃的像貧民,他是晚餐吃的像國王一般的天差地別阿!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女澳客的家庭聯絡簿

clairesh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