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周


八月的第一天,我啟程回台灣,和家人團聚三個禮拜,上一次回家,已經是快兩年前的事了.


回到台灣那晚,好友Ivy特別到機場接我,我也好久沒看到她了.還在機場內時,我一邊走著,一邊想著:機場怎麼這麼熱?是不是冷氣壞了?直到我一走出機場大廳,我的第一個反應,是大叫著:我的媽,好熱!!!太久沒有領教過台灣夏天又濕又熱的天氣,加上我上飛機那天早上,坎培拉只有2度,溫差太大,讓我整個人難受的要命.Ivy陪我坐高鐵南下,她是一個可以讓我把心裡打開,跟她說我心底真正想法的一個小女生,雖然年紀比我小好幾歲,但是她的心智卻很成熟,很多時候她一些舉動,讓我貼心不以.雖然真的很久沒有見面,但是我們是那種:一見面就馬上可以進入情況的朋友,一個小時的車程,我們天南地北的聊.她跟我一起下車,我大弟和兩個堂弟都到車站接我,當我介紹他們彼此認識時,Ivy突然間似乎害羞了起來,哈哈.


隔天,家族有個家族午餐聚會.這可是我回到台灣吃的第一個大餐.我看著行李箱帶回來的衣物,在這種熱死人不償命的夏天,我只想穿裙子,那件裙子在澳洲穿,大家見怪不怪,反正大街上大家都是這麼穿,這也是為一一件,讓我不至於熱到中暑的衣物了,化妝箱裡的彩妝用品,也通通流汗,我不斷的冒汗,真的不知道該怎麼上妝,我怎麼不記得台灣的夏天是這麼熱?那天大家吃的很開心,幾乎看到我所有的堂地堂妹們,照往例,大人一桌,小人一桌,我當然是坐小人桌摟,沒有壓力,又是老大姐,跟第弟妹妹們吃飯,總比跟一桌子叔柏姑嬸輕鬆一些吧!


一般上班時間,我則是和大弟,到老爸上班的診所幫忙,大弟已經很駕輕就熟,我則是做一些不用動腦筋的行政工作,比較閒的時候,我們三人就可以閒話家常,東聊西聊,這也是我這次回台灣的主要目的,跟他們一起上下班,我可以融入他們在台灣的生活,可以有時間和他們談天,可以看他們的臉,可以讓我因為離家太久,太遠的心裡,得到極大的滿足,一年365天,我只跟他們在一起不到30天,當然是要把時間通通留給他們,他們對我來說,是最重要的資產.


父親節,老爸還得上班,原本老媽都是固定週末回外公家看看,這次因為外公周日要宴客,所以我們只好提早回外公家.小弟也在我回台灣當晚回到家,這得感謝我兩個堂弟們,再接我回到家後,又開車上去把在台中上學的小弟接回家.只是他這個暑假要打工,而且都是打週末的班,所以他這次沒辦法跟我們一起過父親節,讓我感到有一點遺憾.大家現在都有自己的事要忙,一家五口人可以聚在一起的時間,真的是越來越難喬了.那天莫洛克颱風登台,風大雨大,只是當時的我們都沒有意識到,這個颱風,將會重創南台灣...


感謝上天,所有的家人都平安.



第十周


大弟的女友到訪,我們已經一起出去過幾次,她來的那天下午,我們在客廳聊了好久,等老媽下班回家,一夥人便到新光三越地下美食街用餐,我愛極韓式料理,但是那晚吃的石鍋扮飯,還是有台灣口味.用餐完畢,大弟先帶那女友去坐車,我則是跟老媽看鞋子,一個小時不到,大弟打電話問說今晚要不要上去找小弟,正好堂弟要開車上去找她女友,問我們要不要搭順風車,於是便跟老媽回家,準備一下後,出發到台中.


當我們到達台中,已經是12點多了.但是此時的我,已經累到快去見周公,處在半昏迷狀態.在坎培拉的生活作息太規律,時間一到便哈欠連連,早上也是時間一到,大腦自動開機,想睡都睡不著.這次回台灣比上次嚴重,上次還可以撐到半夜3,4點才舉白旗,這次是一過12點,我就不行了.大弟和小弟跟堂弟們說:這次如果有安排半夜的活動(去餐飲店喝茶聊天,跟他們一夥男生去打撞球,等等),都不用約老姐了,她去了也是去睡覺,還不如讓她在家裡好好休息.堂弟們一聽,頻頻笑我:老姐,你有沒有這們虛阿~你們這幾個,等你到我的年紀,就知道我現在是什麼感覺了啦!好好享受現在這個時光吧,我也曾經是不折不扣的夜貓子一隻阿!


隔天,我們到高美溼地,第一次到哪裡,完全不知道那裡到底有什麼特別,直到拖了鞋,赤腳走在溼地上,才覺得腳感不是一般的怪,像是走在一片濕答答的樂高粘土上,我們在那裡等待夕陽落下才離去.之後到Nova買了我肖想很久的數位相機,這次敗下去的是canon 110IS,我買的是金色那隻,個人感覺還不錯用,當然這是見仁見智,接下來我們便回到小弟的家,只呆了一下子,便又驅車返家了,這次的台中行,還不到一天勒!但是總算是知道小弟的居住環境如何了.我喜歡在腦子裡有圖樣,當他們跟我說:他現在在哪裡幹麻...我有一個具體的圖像,而不是平空想像那個畫面.


這個週末,小弟把班排開,特地回家,提早幫我慶生,也同時帶回兩盒提拉米蘇當我的生日蛋糕.....(續)





要寫的東西太多,等我有空再來打下篇摟

創作者介紹

女澳客的家庭聯絡簿

clairesh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